铎振咕咕咕

铎读duo 第二声
杂食 懒癌晚期
有事请催我 反正你也催不动
王者中心 凹凸一人剑三楚留香
扩列欢迎 1077003973请带备注
实际是个沙雕鸽王

『一瞬1』 暗武

只是想写打戏 不讲道理 爽文无逻辑
暗香⇒谷雨
武当⇒叶晟
      雨夜。
      风在两人之间划过,起手起势间碰出火花。伴随着雨打瓦片的脆响,刀刃相接的尖锐被夜色埋没。
       “疯狗。”叶晟剑匣怒吼,数刃待命,黑色剑气匿藏在夜色中,若有若无。
       谷雨倒不以为意,他知道眼前这人已是强弩之末。
       暗香弟子的招式在夜中如兰花般绽放,幽紫的弧线,让人头晕目眩。
       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”一阵眩晕,谷雨扯过紧锢在叶晟喉上的锁链,“有人给钱取你命,作为暗影我自然为钱行事。”
       内力化成的锁链不过几秒,叶晟掐准时机,多段轻功便跳出谷雨的攻击范围。一指间,起剑诀,万剑朝谷雨穿去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倒是很会拖延时间。”谷雨翻滚躲过,白衣道长已不见踪影。
       小巷里的杂物堆并不能起多大的掩护作用,叶晟靠在墙边,硬撑着不让自己滑坐下来。被勒紫的脖子火辣辣地痛,大口喘气的他第一次感受到空气的珍贵。
      冷汗在叶晟背后渗出,看到了不远处的废弃阁楼,他决定孤注一掷。
      艰难的跃墙让叶晟跌在地上,手碰到青苔的奇怪触感让有洁癖的他一阵反胃,顾不得许多,又是几段轻功,叶晟找了个隐蔽的屋顶边,打着自己的算盘。
      气力值耗尽的叶晟处于疲劳,打坐时也身不由己吐出几口血沫,被雨打湿的黑发凌乱的贴在脸边,尽显苍白。
      别再追来了。叶晟祈祷。
      殊不知谷雨的兴致愈发强烈,能溜出六段暗影追杀的人,激起了他的胜负欲。
       “血迹都被雨冲开了啊……”谷雨暗暗赞叹悬赏对象的行动,每一步走得谨慎无比。
       靠直觉了。谷雨闪身进入院中。
       谷雨自以为自己轻功够快,但还是被武当弟子抓住了轨迹。一记预判控制将谷雨定在原地,看着地面上若隐若现的八卦图印记,谷雨笑了笑。
      “不错的判断。”谷雨赞扬着叶晟,随后便不见踪影。
       暗香的隐身对叶晟是致命的威胁,鬼知道下一击之后,他会不会是一具死尸。
       但是他也知道,隐身的时效并不长。
       只要熬过几秒就可以逃了……叶晟这样想。
       比起暗香的招式,武当的调息时间更短,叶晟有足够的把握,可以拖延一段时间,给自己创造逃脱机会。
     “天真,”谷雨的声音在叶晟耳后响起,叶晟下意识拉开距离,“这里杂物众多,不适合远程攻击的你啊道长。”
      的确,叶晟每次的躲避空间并不大,这种情况确实不利于他的行动。
      “适不适合……你试试便知!”斩无极一落,众星璀璨,与武当黑色剑气对比突兀。
       “不错是不错,就是有点慢。”谷雨手中双匕飞转,直接把叶晟放倒在地。
       “给你个痛快?”谷雨长发被雨水打湿,粘在遮住大半张脸的面具上,暗紫色眼睛微微闪光,让叶晟愣了会神。
      “做梦……”叶晟拼尽全力向谷雨打去一道剑气,而对方只是轻轻转头便躲过了攻击。
       突然地,谷雨的面具绽开一道裂痕,随着剑气划过的方向,出现了一道血痕。
     “想不到追杀我的人长得还不赖……老天也是待我不薄啊……”叶晟自嘲。
     “是啊,真不赖。”谷雨的眼神由敌意转为笑意,正当叶晟疑惑之时,一记暗器直打他颈部。
       或许真的要死了吧,叶晟闭上了眼睛。
 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耶每次论剑打武当可开心了
  清和疯长河晓星id铎振 欢迎找我在线激情泡♂澡

学李白学长叼草根的云学弟

第一次板绘给子龙

我有一个华暗一夜情的想法
暗武也很想写

【沉浮此间3】all云abo注意 王者同人

我电脑好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!

电脑排版有点不一样

不想走剧情只想写爽文【咸鱼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哦?完事了?”诸葛亮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李白和赵云像受罚的小孩站在诸葛亮面前。

     “……你这几天没有向他请假吗?”赵云眼不转,头不抬,低语。

     “就算请了,也会找借口来骂我们两个吧……”李白小声逼逼。

       再次进入诸葛亮的办公室令赵云感到不安,上次的阴影还留在赵云心中不肯散去。尽管当初被赵云碰及的东西系数换过,但这更触及了他的敏感点。

       诸葛亮肯定把我当成婊子似的。赵云抬眼,刚好与诸葛亮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赵云以为,诸葛亮看他的眼神定是不屑与鄙视。

       诸葛亮的脾气在3区人尽皆知。出身高阶层的良好教育赋予了他出众的领导能力,举棋敲定之间尽是果断。或是与生俱来的a的距离感,又或是自持自高,与人相处时的嘲讽式交流,没有多少人会喜欢的了。

      然而诸葛亮的眼神平静的很,与赵云就这么对视下去,蓝眼倒映着赵云的影子,没有移开视线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这令赵云十分不舒服,回想起那天充满征服欲望的诸葛亮,那时的眸子,难道也是如此?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感到头疼,主动移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白当然察觉到了什么,顶着自己的厚脸皮向诸葛亮发问:“指挥官今天是有和何贵干啊?”

     “有啊,”诸葛亮仍盯着赵云,“最近1区出了批卖淫贩毒的狗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赵云听到这说辞皱了皱眉,很快又恢复了原样,虽然没能逃过诸葛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诸葛亮偷笑,原来自家上将脸皮这么薄。

     “这种东西不是归社会治安管么,需要动用军区资源?”李白摆出了一副『老子又不是城管凭什么我来干』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以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李白,反驳:“给走私军火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 “1区不是吕布的地盘么,关我们3区啥事?”李白哀嚎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对方在3区有活动了!”诸葛亮扶额。

       赵云看这两人如3岁小孩一般对峙,翻了个白眼,要是下属们知道,自家指挥官和刺客剑仙的业余爱好是互怼,还不得笑死。

     “军火?哪来的军火?”赵云吐槽了一下后便回归正题。

       诸葛亮像是察觉到什么,看了眼窗外,起身走到窗前,“暂时没有失窃的消息。不过走私武器型号与军火无异,要么军区被瞒了过去,要么就是按军火的标准制造了……怕是老内部人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云吃惊:“那是有内鬼了?”

     “与军区有关,还能逃脱监视的人也是不简单啊。”李白感叹。

     “……的确。”诸葛亮露出少有的迟疑,眯了眯眼,走回座位,两人正欲离开。

     “赵云,留下。”诸葛的声音冷不丁地刺过赵云。

       李白无可奈何,毕竟诸葛亮指挥官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,他要是再抬杠,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『有事叫我,我在下面等你。』李白的小手势给了赵云一点安慰,他也不知道从何时起,两人渐渐有了默契,连微小的动作都能解读准确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的小动作没有逃过诸葛亮的眼睛,但不满也不便说出。

       赵云深呼吸,稳定自己的情绪后发问:“指挥官找我,可是说接下来的行动安排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,是私事。”本想以公事转移话题的赵云一下被打乱了手脚,不知如何搭话。

     “接下来我说的事,你给我一字不漏的听清楚了。”诸葛亮特有的强硬语气,让赵云的不安感愈发强烈,在诸葛亮的示意下不情不愿地坐下。

       o虽说在过往中地位较低,不过日新月异,由o性别群体的积极发声,到最终的法律保护敲定,各性别平等已被大家接受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诸葛亮就是对o有种抵触情绪,甚至敌意。在行动中和联谊时,诸葛亮对o的示好选择忽略,过大的压迫感让想与诸葛亮交好的o,都主动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打趣他:“亮哥以后怎么找老婆啊?”

       结果被诸葛亮“我为什么要找老婆?”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换作是以前的赵云,他的确挺佩服诸葛亮,一直把他当做自己尊敬的上级和可靠的战友。虽然人说话难听了点,但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,赵云一分钟也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吧,我的上将。”诸葛亮嘴角上扬。

   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李白若有所思地走下楼梯,他倒不担心清醒状态下的诸葛亮会对赵云做些什么过分的事,毕竟那死傲娇的脸拉不下来。令他担心的是这次的行动,与1区联动,处理的人还是他和赵云,怕是又要忙活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要不我把这次行动担下来,让云云休息好了,李白想。

       不对我以前不是把这种东西都推给云云干的吗怎么现在???

       我在想什么……李白感到头秃秃。

       刚下楼的李白就感受到了无数道炙热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是哪位神仙来了啊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的李白四处张望,最终在候宾区落眼。

       女人的黑发挽起簪子,翘起的二郎腿轻轻摆动,裸色高跟鞋敲着地面,打出节奏。纤指夹着未燃的香烟,慵懒转动。姣好的容颜吸引了大楼内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“美女,大楼内禁止吸烟。”李白走上前,从女人手里抽过香烟,眨眼。

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抽啊,剑仙哥哥。”女人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“得了你叫我哥哥还真受不起,貂蝉姐。”李白把烟放进口袋,“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切,还不是看你们3区管得严,特意从1区带支过来给你尝尝鲜。”貂蝉嘟着嘴,托着腮帮子回答。

知道我们管得严还明目张胆地拿出来?李白汗颜。

     “那也真是谢谢您了嘞,1支还真不够。”李白拉开椅子在貂蝉面前坐下,“怎么有闲情雅致过来了,我记得你这段时间在3区没安排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想你了呗。”貂蝉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“讲实话,婵大美女过来干什么?”李白和貂蝉也算得上是老熟人了,早已领教过貂蝉嘴皮子的厉害,对她的花言巧语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貂蝉,1区外交官,军区中为数不多的女性高干之一,以高超的谈判技巧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加上善舞这个技能点,在娱乐性极度缺乏的各军区中更是受人青睐,而以鼓舞士气为名义的巡演,更是一票难求。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,被称为『舞姬』的她,隶属『刺客』这一危险军种。

       在军校时,貂蝉就已经是是李白的前辈,多次的出勤,李白绝对明白貂蝉并不是闲人碎语中所谓的花瓶。

       若不是性别为b,或许1区指挥官就是她了。李白不止一次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 能值得她主动前来的,必然是件大事了。

     “这个呀——”貂蝉拖长了尾音。

     “我家指挥官要我来借个人。”

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坑我只想写沙雕文咧

奉先准备出场啦


文在电脑上
电脑断网

摸个鱼先

是接下来文里会出场的蝉姐姐


最近事有点多(烟)

要更文了要更文了
被小红心吓到了